TAG標簽

投稿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當前位置:

朱自清

  • 2017-03-13 11:02:03 朱自清散文-論不滿現狀

    那一個時代事實上總有許許多多不滿現狀的人。現代以前,這些人怎樣對付他們的不滿呢?在老百姓是怨命,怨世道,怨年頭。年頭就是時代,世道由于氣數,都是機械的必然;主要的還是命,自己的命不... [閱讀全文]

  • 2017-03-13 11:01:14 朱自清散文-論且顧眼前

    俗語說,火燒眉毛,且顧眼前。 這句話大概有了年代,我們可以說是人們向來如此。這一回抗戰,火燒到了每人的眉毛,且顧眼前竟成了一般的守則,一時的風氣,卻是向來少有的。但是抗戰時期大家還... [閱讀全文]

  • 2017-03-13 10:55:29 朱自清散文-劉云波女醫師

    劉云波是成都的一位婦產科女醫師,在成都執行醫務,上十年了。她自己開了一所宏濟 醫院,抗戰期中兼任成都中央軍校醫院婦產科主任,又兼任成都市立醫院婦產科主任。勝利 后軍校醫院復員到南京,... [閱讀全文]

  • 2017-03-13 10:52:53 朱自清散文-文物·舊書·毛筆

    這幾個月,北平的報紙上除了戰事、殺人案、教育危機等等消息以外,舊書的危機也是 一個熱鬧的新聞題目。此外,北平的文物,主要的是古建筑,一向受人重視,政府設了一個 北平文物整理委員會,并... [閱讀全文]

  • 2017-03-13 10:46:48 朱自清散文-南行通信

    在北平整整待了三年半,除去年冬天丟了一個親人是一件不可彌補的損失外,別的一切,感謝照例應該說感謝上蒼或上帝,但現在都不知應該說誰好了,只好姑且從闕吧總算平平安安過去了。這三年半是中... [閱讀全文]

  • 2017-03-13 10:41:20 朱自清散文-南行雜記

    前些日子回南方去,曾在天津丸中寫了一篇通信,登在本《草》上。后來北歸時, 又在天津丸上寫了一篇,在天津東站親手投入郵筒。但直到現在,一個月了,還不見寄 到,怕是永不會寄到的了。我一點... [閱讀全文]

  • 2017-03-13 10:34:38 朱自清散文-海行雜記

    這回從北京南歸,在天津搭了通州輪船,便是去年曾被盜劫的。盜劫的事,似乎已很渺茫;所怕者船上的骯臟,實在令人不堪耳。這是英國公司的船;這樣的骯臟似乎盡夠玷污了英國國旗的顏色*.但英國人... [閱讀全文]

  • 2017-03-13 10:30:48 朱自清散文-白采

    盛暑中寫《白采的詩》一文,剛滿一頁,便因病擱下。這時候薰宇來了一封信,說白采死了,死在香港到上海的船中。他只有一個人;他的遺物暫存在立達學園里。有文稿,舊體詩詞稿,筆記稿,有朋友和... [閱讀全文]

  • 2017-03-13 10:30:24 朱自清散文-說夢

    偽《列子》里有一段夢話,說得甚好: 周之尹氏大治產,其下趣役者,侵晨昏而不息。有老役夫筋力竭矣,而使之彌勤。晝則呻呼而即事,夜則昏憊而熟寐。精神荒散,昔昔夢為國君:居人民之上,總一... [閱讀全文]

  • 2017-03-13 10:27:08 朱自清散文-飄零

    一個秋夜,我和P坐在他的小書房里,在暈黃的電燈光下,談到W的 小說 。 他還在河南吧?C大學那邊很好吧?我隨便問著。 不,他上美國去了。 美國?做什么去? 你覺得很奇怪吧?波定謨約翰郝勃金... [閱讀全文]

凯时登录 - 凯时kb88登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