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標簽

投稿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當前位置:主頁 > 百科 > 文史百科 >

漢代碑刻中的儒家思想

發布時間:2020-06-08 14:02 | 作者:美文在線 | 來源:未知 | 瀏覽: 次|類別:文史百科

  孔子見老子畫像石拓片(局部)
  西漢建立,為儒家思想的發展提供了條件。劉邦稱帝后,認識到可以“馬上得天下”,不能“馬上治天下”的道理,到濟寧曲阜闕里后,他“以太牢祭祀孔子”,此后采用儒法兩家之長治國。漢武帝時“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西漢末年,元帝把孔子封為“褒成宣尼公”。東漢建國后,尊孔崇儒之風更甚。在濟寧的許多漢碑中,體現更加突出。如曲阜漢魏石刻館藏《史晨碑》文中:“臣伏念孔子,乾坤所挺,西狩獲麟,為漢制作……故作《春秋》,以明文命。綴紀撰書,修定禮義”。碑文中,還贊孔子“魏魏蕩蕩,與乾比崇”。《乙瑛碑》中,贊揚孔子“巍巍大圣,赫赫彌章”。《禮器碑》中有“孔子近圣,為漢定道”等。
  在《乙瑛碑》文中提出了對孔子更加尊崇的主張。永興二年(公元153年)魯相乙瑛向皇帝提出“廟有禮器,無人掌領。請置百石卒史一人,典主守廟。春秋饗禮,財出王家錢給犬酒直”。還要求賜“孔氏子孫大宰、大祝令(掌禮儀祭祀官職)各一人,皆備爵”。這一要求很快就被皇帝應允。元嘉三年(公元153年)魯相平又奏請除“修《春秋嚴氏經》,高第,事親至孝,能奉先圣之禮,為宗所歸”的孔龢補百石卒史。縣令鮑疊“造作百石吏舍”。《禮器碑》中,在永壽二年(公元156年),魯相韓敕向皇帝奏請“復顏氏亓氏邑中繇發”。意思是說免除工役和兵役,以示對孔子之敬。這些事實都說明東漢時期尊孔崇儒風氣之盛。
  武氏墓群石刻中的歷代帝王、孔子及孔門弟子圖中,可以明顯地看出已為統治階級奉作正統的儒家思想對當時意思形態的滲透。封建地主階級統治地位的存在與否、最高統治者權力的得失,在統治者看來,從來是壓倒一切的頭等大事。武梁祠畫像石山墻第二層并列刻古代傳說中的帝王形象,此組第一圖即刻伏羲、女媧交尾圖,接著刻祝融、神農、顓頊、黃帝、堯、舜、禹,最后刻夏桀形象。其目的之一是列出世系來,以確立正統。明確展示歷代帝王以仁德治天下,儒家即仿效而來。以具體仁政、德治形象來宣傳儒家的主張。對亡國之君夏桀,刻繪他手持兵器、坐于二夫人之上,一副暴君丑態,活靈活現。正是孔子所鄙夷的“不仁者”的形象。
  畫像石中“孔子見老子”的形象歷來為人特別重視。《史記·老莊申韓列傳》及《禮記·曾子問》等許多古籍中多記孔子見老子的故事。畫面中,對遠程而來,虔誠求教的孔子與年高德勛、禮貌謙恭的老子初見時的神態,表現生動感人。讓人一眼便形象地看到孔子謙遜好學,學無常師的美德。據記載,老子此時已經年邁,比起三十多歲的孔子來,閱歷、水平都較高,孔子在老子的盛情接待下,飽覽了一些書籍簡冊,滿載而歸。臨行前老子對孔子進行了諄諄囑咐,孔子心領神會,把老子的主張比作自由自在地乘風上天,使人無法捉摸的龍,十分玄妙和高超,體現出孔子虛心學習的態度和儒家思想的包容精神。正如賈志剛在儒學十三講中所說,“相比于同時期的世界其他地區文化,中國儒家的包容性是最強的,因此也才使得此后的將近兩千年里中華文明能夠走到世界的前列”。孔子與老子的這次相會成為古代學術史上的一段佳話。
  孔子是我國古代著名的教育家,他一生弟子三千,賢者七十多人,最有名的十幾人。《論語》中記下許多孔子對弟子教誨的內容。史學家司馬遷依照當年對孔子弟子的記載,分別寫出來孔子弟子的傳記,武氏墓群石刻中,畫像石的作者更把他們的形象,刻在畫像石上。雖人數有十三、十四、十八人的不同,但神態各不相同,各手捧簡冊,有回首,有恭立,個個溫文爾雅,有仁德之風。體現出孔門弟子的懿行令德,給后人樹起了學習的榜樣。胡廣躍 孫坤
  • 欄目分類
    凯时登录 - 凯时kb88登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