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標簽

投稿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當前位置:主頁 > 百科 > 文史百科 >

石鼓為何是鎮國之寶

發布時間:2020-06-08 13:14 | 作者:美文在線 | 來源:未知 | 瀏覽: 次|類別:文史百科

  石鼓,亦稱獵碣、雍邑刻石、陳倉石鼓、岐陽石鼓,唐代初出土于陜西寶雞,一說出土于天興三畤塬(今陜西鳳翔縣城南),另一說出土于陳倉(今寶雞市南石鼓山一帶)。因其形狀像鼓,所以命名為石鼓。石鼓共有10只,每面均鑿刻文字,名為“石鼓文”,因銘文中多言漁獵之事,故又稱為獵碣。石鼓現藏于故宮博物院。
  石鼓是國之重器,被稱為鎮國之寶,原因有六:
  一是從文物的角度來看,石鼓為“中華第一古物”。石鼓世稱“石刻之祖”,為我國較早的文字石刻,字體較為成熟,而且自成篇目。所以,康有為稱石鼓為“中華第一古物”。歷代學者對石鼓的制作年代進行了大量考證,但說法不一。唐人韋應物、韓愈和宋人歐陽修認為是周宣王時期的刻石,宋人鄭樵認為作于秦惠文王之后、秦始皇之前。近代羅振玉和馬敘倫認為作于秦文公時,馬衡判斷為秦穆公時,郭沫若考證作于秦襄公八年(前770年),唐蘭考定為秦獻公十一年(前374年)。但不論是哪一年,石鼓都是國內出土最早的成篇石刻文物。
  二是從文字的角度來看,石鼓文為一種獨特的字體。10面石鼓上均刻有數目不等的文字,共700多個,每個字兩寸見方。石鼓出土后,當時的金石學家沒有見過這種字體,翻閱了所有的書籍、檔案,也沒有找到類似的字體。后來,他們研究認定這屬于文字演進史上缺失的一環,是介于甲骨文和小篆之間的大篆,因而將這種文字命名為“石鼓文”。所以,后世評價石鼓文是“集大篆之成,開小篆之先河,在文字史上起著承前啟后的作用”。
  三是從書法的角度來看,石鼓文為“書家第一法則”。由于石鼓文是在相對平整的鼓形石面上先書寫,然后再刻,避免了鐘鼎器形多面弧度的局限性,更能真實地保存書寫筆意,故石鼓文顯得分布均勻,結體嚴謹,用筆舒展大方,筆力遒勁。加之刻石完成以后長期置于荒野,風吹日曬,更使石鼓文顯得古樸淳厚。所以,石鼓文被學篆書者奉為正宗,歷代書家、名人贊譽和臨摹者甚多。石鼓文對書壇的影響以清代最盛,如著名篆書家楊沂孫、吳昌碩就是主要得益于石鼓文而形成自家風格的。
  四是從文學的角度來看,石鼓文為最早的詩歌作品之一。石鼓文為四言組詩,句式、內容、情調風格、遣詞用韻等均與《詩經·秦風》相似,從出土實物的角度佐證了傳世《詩經》的真實性。石鼓文也有名人效應,石鼓出土后,文人墨客爭相撰文稱頌,如韓愈、杜甫、歐陽修、蘇東坡等,使石鼓名聲大振、名垂千古。
  五是從珍奇的角度來看,石鼓為歷代皇帝所鐘愛。最喜歡石鼓的皇帝是宋徽宗,他命人將石鼓遷到保和殿稽古閣與其朝夕相伴,并用黃金鑲入字內,以防止拓摹造成破壞。元代仁宗皇帝將石鼓遷置國子學(是中國封建時代的教育管理機關和最高學府——編者注)。清代乾隆皇帝為更好地保護石鼓,曾令人仿刻10面石鼓,放置于皇帝講學之所辟雍(太學)。
  六是從流傳的角度來看,石鼓的經歷富于傳奇色彩。石鼓出土后歷經千年滄桑,先后輾轉大江南北,從皇宮到荒野,從孔廟到戰場都有石鼓的蹤跡。唐代安史之亂后,鳳翔尹、隴右節度使鄭余慶將石鼓遷入鳳翔孔廟。五代戰亂,石鼓散于民間,至北宋真宗時,鳳翔知府司馬池(司馬光之父)喜愛古物,先后從民間找回散失的9面石鼓,并運至鳳翔府學,放在門廡下保存。北宋皇祐年間(1049—1053年),金石收藏家向傳師又在民間尋得1面被當作石臼使用的石鼓(即《作原》),放置于鳳翔府學,10面石鼓再次聚齊。北宋末年,進入汴京的金兵將石鼓上的泥金挖取后,棄之荒野。元朝初年,國子學教授虞集在淤泥草叢中發現石鼓,將其遷至國子監保存,歷經元明清三朝。抗日戰爭爆發后,為防止國寶被日寇掠走,石鼓隨故宮國寶遷徙內地,輾轉了大半個中國,抗戰勝利后又運回北京,1956年起在故宮博物院展出。
  10面石鼓分別為《吾車》《汧殹》《田車》《鑾車》《霝雨》《作原》《而師》《馬薦》《吾水》《吳人》。《吾車》記述秦公出獵的情景;《汧殹》(音“千憶”——編者注)描寫的是汧河的美麗景色;《田車》記述秦公及隨從登原游獵的盛況;《鑾車》記述秦公游獵時所乘鑾車的華麗;《霝(音“零”——編者注)雨》記述秦公及隨從冒雨渡河的情景;《作原》記述在山上整修原地的場景;《而師》描寫秦國師旅強勁善戰;《吾水》敘述秦國水清道平的美好河山;《吳人》記述虞人為秦公獻祭而奔忙。10面石鼓上的文字雖然自成篇章,但又有一定的聯系。《吾車》和《汧殹》的詩句較完整,其余石鼓文字脫落嚴重,只留只言片語,《馬薦》已一字無存,推測是描寫雨過天晴,天空出現彩虹的情景。所以,對石鼓文的研究只能依賴古代的拓本。
  石鼓文的拓本唐代就有,但沒有流傳下來。北宋拓本為石鼓文拓本中的珍本。史載,歐陽修《集古錄》所見拓本465字,胡世將《資古紹志錄》所見拓本474字,元代金石學家吾丘衍所見拓本477字,至元年間(1264—1294年)國子司業潘迪作《石鼓文音訓》時只剩386字。傳世拓本中最著名的是明代收藏家安國所藏的北宋拓本,以仿軍兵三陣分別命名為《先鋒》(又稱《前茅》)《中權》《后勁》三種。此外,還有元代趙孟頫藏本(即范欽“天一閣”藏本)等7本。“天一閣”藏北宋拓本存422字為最,但此拓本已毀。安國所藏三種拓本均經剪裝,字數不一,年代略有先后,互有補充。其中,《先鋒》本最古,《后勁》次之,《中權》較晚,但《中權》本殘字保存最多,《后勁》次之,《先鋒》剪裁最多,此三種拓本連同宋元“朱才甫本”在抗日戰爭期間流落日本,現藏日本三井紀念美術館。明代畫家孫克弘舊藏拓本,民國時期為著名收藏家朱翼盦所藏,朱氏去世后,家屬遵其遺囑捐獻給了故宮博物院。
  (楊曙明,作者單位:中共寶雞市委辦公室)
  • 欄目分類
    凯时登录 - 凯时kb88登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