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標簽

投稿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當前位置:主頁 > 百科 > 文史百科 >

上古指雞為鳳 中國鳳舞四千年

發布時間:2020-06-08 13:11 | 作者:王仁湘 | 來源:未知 | 瀏覽: 次|類別:文史百科

  斗轉星移又一個丁酉雞年。雞年自然得說雞求吉,不過說雞之前總會先想起另一種神物——鳳。作為一種神物,鳳從何來?又是誰創造了它?
  鳳的原形有說是孔雀的,有說是錦雞或野雉的,也有說是鶴的,更有說是家雞的。《山海經·南山經》就說,丹穴之山有鳥“其狀如雞,五彩而文,名曰鳳凰”。《爾雅·釋鳥》也說,鳳形為“雞頭蛇頸,燕頷龜背,魚尾,五彩色”。上古指雞為鳳,或是雞鳳互名,也是有的。《孝子傳》更有這樣的說法:“舜父夜臥,夢見一鳳凰,自名為雞。”
  《說文》說“鳳,神鳥也”。而雞呢,謂之“知時畜也”,《玉篇》稱為“司晨鳥”。雞在古代稱為“五德之禽”,《韓詩外傳》說雞頭上有冠是文德,雞足有距能斗是武德,雞在敵前敢拼是勇德,雞有食物招呼同類是仁德,雞守時天明報曉是信德。晉代郭璞《山海經圖贊》說鳳是“五德其文”,“五德其文者,首文曰德,翼文曰順,背文曰義,腹文曰信,膺文曰仁也”。可見,雞與鳳在人們心中,雖有凡世與神界的分別,卻同樣都是高尚美好的象征。
  人類有祖先崇拜,也有神靈崇拜。萬物有靈觀念催生的神靈崇拜出現很早,但造出可供祭禱的各類神像卻可能是六七千年前才開始的藝術活動,這個造神運動經歷了大約一千年的過程。鳳,就是在這個造神運動中出現的,雖然古文字學家在甲骨文中認出了“鳳”字,不過鳳的模樣卻并不清晰,最終還是依賴考古揭開了這層面紗。
  在殷墟考古斷續進行40多年后,1976年5月考古工作者意外發掘出一座墓葬,墓葬規模在殷墟并不算太大,但隨葬品卻非常豐富,出土了大量銅器和玉器,大量銅器銘文都指向同一個人——“婦好”,表明這是商王武丁的王后婦好之墓。婦好墓隨葬玉器類別比較多,有琮、璧、璜等禮器,還有用作儀仗的戈、鉞、矛和大量裝飾品,飾品中有各種動物形玉飾,而編號為M5:350的玉鳳是從未見過的新發現,其精工美形引起廣泛關注,這是考古所見最完美也是年代最早的鳳的造型。
  婦好玉鳳(圖①)為雙面片雕玉飾,通高13.6厘米,厚0.7厘米。玉鳳造型與商代甲骨文中的鳳字相似,是一只神氣滿滿的神鳥。長喙圜眼,高冠卓然,長尾兩歧,短翅半展,隱足亭立。乍觀體態秀長,似回首欲飛去;靜睹羽色晶瑩,覺飄逸之風起。
  玉鳳一定是婦好心愛之物,不過它的來歷卻讓大家頗費猜測。是商代玉器?是龍山文化遺物?還是來自長江流域的4000年前石家河文化的遺物?根據陸續獲得的考古證據,特別是比對近年湖北天門石家河遺址新出土的玉器資料,最終考定這精美的玉鳳確非商代制品,而是更早時代長江中游石家河文化器物。
  早于殷墟千年的石家河之玉鳳,是如何從遙遠的時空進入婦好的世界的呢?
  王后婦好是一位能夠率兵打仗的女將軍,殷墟出土的甲骨文記錄了她攻克諸多方國的戰績,她前后擊敗北土方、南夷國、南巴方以及鬼方等二十多個小國,為商王開疆拓土。商王對她自然寵愛有加,既然因赫赫戰功能獲得自己的封地,自然也可獲得自己所欣羨的戰利品。那枚為她所珍愛的玉鳳,或者也是她征戰所得的戰利品?
  那玉鳳在遇見她之前,在世上或者已經流轉了上千年的時光……
  以往在湖南澧縣孫家崗石家河文化墓葬中發現鳳形透雕玉飾,在湖北天門石家河羅家柏嶺發現團鳳玉飾(圖②),還有石家河譚家嶺遺址新出土的雙鳳玉佩(圖③),表明石家河文化居民對鳳懷有特別的情感認同,他們應是神鳳最初的締造者。最初的鳳形,應當是誕生于石家河文化,從此鳳崇拜也成為一種規范的信仰方式,并且很快匯入史前造神運動的潮流中。
  石家河羅家柏嶺玉鳳形體稍小,團身直徑4.7厘米,圜眼,冠羽后卷,長尾兩歧。由造型比較,婦好玉鳳與羅家柏嶺玉鳳雖存有一伸一屈的區別,鳳首鳳身和鳳尾的造型卻是完全相同。從制作方法上比對,兩鳳的工藝也是一樣,紋飾都采用減地陽刻技法,這與婦好墓同出的其它玉器多數紋飾采用兩陰夾一陽而不用減地技法的工藝明顯不同。石家河新出土的展翅玉鳥和對鳥玉佩,也都是采用這種減地陽刻工藝制作,表現了高超的玉作水平。
  婦好墓所出玉器中還有一些可能是石家河原玉的改制品,有的環璜類飾品都琢有成排的立鳥形扉牙,明顯屬于石家河文化風格。石家河文化不僅有玉團鳳,也發現有玉團龍,類似玉團龍在婦好墓也出土一件,兩者造型及細部特征非常接近,形體也都很小,婦好的這一玉龍很可能也來自石家河文化。團龍在東北紅山文化和東南崧澤文化中都有發現,只有在石家河文化中團龍與團鳳共存,也許這才是最先將龍鳳一起崇拜的部族,這也為后來同地生長的楚文化奇詭的信仰涂上了濃厚的底色。
  石家河文化及后石家河文化的玉器制作工藝水準,在史前已經達到巔峰。在巔峰狀態下制作出的第一枚玉鳳,讓玉鳳一誕生便顯出非凡的高貴優雅,這是石家河人對中國重要的文化貢獻。
  依照后世的概念判斷,鳳為百鳥之王,鳳為陽之精,五行屬火。石家河新發現的鳳鳥紋圓形玉佩,圓潤的玉佩中用陽刻工藝刻畫出一只展翅的鳳鳥,應當是寓意陽鳥負著太陽飛翔,可以看作是石家河人奉行太陽崇拜的實證。石家河人不僅制作出單體和雙體的鳳鳥玉佩,還制作出非常詭譎的鳳鳥形冠玉神面,玉神面常常雕刻成兩面神,正背是表情不同的神像。或認為這可能是太陽神,也與太陽崇拜相關聯。由崇陽到崇鳳,這可能是石家河人創造出玉神鳳的來由。
  鳳被認作鳥中之王,應是由多類鳥崇拜并成的集合崇拜,就像多類動物崇拜合成的龍崇拜一樣。鳥崇拜的出現,主要是族群認同與太陽崇拜的結果。
  原始的太陽崇拜和陽鳥崇拜,在新石器時代就已產生。在史前人留下的太陽圖像中,陽鳥是慣常表現的主題,陽鳥成了太陽的靈魂。浙江余姚河姆渡遺址發現刻畫雙鳥朝陽的象牙,良渚文化一些玉器上刻有威嚴的神靈和飛翔的陽鳥。
  黃淮下游是大汶口文化和龍山文化分布區,是傳說時代東夷活動的區域。這個部落是由許多鳥崇拜氏族組成的聯盟,鳳族在少昊集團中地位最為尊貴,掌管天文歷法,指導部落農桑。大汶口文化的陶器上,刻畫著太陽升起的圖像,少昊的名字里就蘊有太陽的光芒。
  殷人始祖神話有“天命玄鳥,降而生商”之說,司馬遷將這則神話寫進了《史記·殷本紀》,說是帝嚳的次妃簡狄在野外沐浴吃了玄鳥遺落的一只卵,結果懷孕生下了契。玄鳥或說就是燕子,也是太陽鳥。玄鳥也就因此被看成是殷人的祖先,或者說殷人自以為就是太陽的子孫。殷墟出土青銅器上常見鳥紋,圖案化的立鳥透出一種少見的纖纖之美。更多見到的是一些鳥形玉佩。鳥形玉佩的琢磨十分精細,造型各異,亭亭玉立,透出高貴之氣,表達了殷人對陽鳥所懷有的特別情感。
  周也是崇鳥的部族,周武王伐紂時有“鳳鳴岐山”之說。《國語·周語》說:周族興起,有鳳凰鳴于岐山。周人崇鳳,視為神鳥。出土西周時代的一些鳥紋玉器,制作一般都比較精細。周代青銅器上也常見鳳鳥紋和擬日紋。這都表達了周人對太陽與陽鳥的崇敬,這其中也有對鳳鳥特別的崇敬。
  當始祖神話與太陽崇拜融會在一起,當眾鳥崇拜集合為鳳崇拜,光明與美好都由之呈現出來,這就是先民的世代愿景。
  商周青銅器、秦代的瓦當、漆器和銅鏡,鳳紋也是慣常的主題。秦瓦當中的母子鳳紋飾和雙鳳朝陽紋飾,構圖古拙而富于情趣。湖北云夢睡虎地出土的秦代漆器中也有多種鳳鳥圖案,其中既有線條流暢、裝飾性很強的云鳳紋,也有神采飛揚、富于寫實性的鳳鳥紋。秦人如此愛鳳,開啟了平民崇鳳的風潮。
  傳統四神信仰中,也有鳳的身影。四神一般而言是指蒼龍、白虎、朱雀和玄武,朱雀作為神鳥,有時也稱鳳凰。新近發現的海昏侯墓隨葬有一面偌大的銅方鏡,附有漆文“衣鏡銘”,鏡銘提到的四神為“右白虎兮左蒼龍,下玄鶴兮上鳳凰。”將通常說的朱雀直接寫成鳳凰。
  漢代以后,龍代表皇帝,鳳代表皇后,鳳的女性化趨向越來越明確,后來鳳便成了女性的代稱,一個好女子,就是美麗的鳳鳥。鳳頭頂美麗羽冠,身披五彩翎毛,標志著吉祥、太平、清明與美好。龍飛鳳舞、龍鳳呈祥也成為我們司空見慣的美好詞匯。但在國人心里,飛翔的鳳比起龍來要親近許多,鳳的柔美艷麗帶來許多的精神慰藉。歷代藝術家的創造,讓我們的心中都駐有一只完美的鳳。
  • 欄目分類
    凯时登录 - 凯时kb88登陆中心